主页 > X屯生活 >娃娃屋是她命运的枷锁,还是救赎? >

小编推荐

娃娃屋是她命运的枷锁,还是救赎?


2020-07-02


娃娃屋是她命运的枷锁,还是救赎?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Maxwell Hamilton

在阿姆斯特丹,她成了玩偶,只能聆听他人发表意见。她嫁的不是一个男人,而是一个世界。银匠、小姑、怪异的熟人、让她迷失的房子,还加上一个让她害怕的娃娃屋。表面看似风光,应有尽有,但妮拉却觉得自己不如从前完整。

──洁西・波顿,《娃娃屋》

迷你版的微型世界总是充满魔力。当原寸大小的房舍、人物、日用品,缩小成可以放在掌心摆弄的精緻小玩意儿,世界缩小了,人的心好像也就跟着一起柔软了。更重要的是,比起现实生活,我们似乎更能完全掌控这个掌中世界。如今的人们收藏各种微型小物,不只为了他们的精巧可爱,不论是扭蛋食玩、微型场景或是娃娃屋,打造自己独一无二的微型世界成为个人生活经验的纪录与延伸,甚至是做为一种成全渴望的、想像的生活方式的补偿。

而这,或许也是文坛新秀洁西・波顿笔下、《娃娃屋》的女主角妮拉最渴望获得的──对自己命运的掌控。

故事发生在17世纪的阿姆斯特丹。来自乡下、年仅18岁的妮拉,梦想成真的成为荷兰第一富商约翰尼斯‧布兰特的妻子。当妮拉满怀期待踏入所谓的豪门大宅,準备迎接妻子,甚至是女主人这个身分的那一刻起,她才发现事情跟她想像的完全不同。已过适婚年龄、不苟言笑几近严厉的小姑玛琳,表面上看起来是个严谨的喀尔文教派信徒,私下却似乎充满了秘密;爱打探不干己事的白人女僕与冷漠古怪的黑人男僕,对这个家似乎了若指掌又不愿与透露任何事;而娶回她的丈夫,则是忙于远行做生意,似乎完全遗忘了在新房里,有个她每晚癡癡的等着想成为他真正的妻子。

在这座房子里,妮拉觉得自己就像是空气,陷入泥沼却又抓不到任何浮木。直到那幢娃娃屋的到来。

这房子里藏着这幺多秘密,怎幺能算是一个家?

儘管约翰尼斯不曾给妮拉带来期盼的新婚生活,却倒是阔绰的大手笔订製了给妮拉的新婚礼物──一幢造价3000基尔,足够一般小家庭生活超过一年的华丽娃娃屋。

娃娃屋完全比照布兰特的宅邸打造,不管是细緻的木头饰版、门厅的大理石地板、房子的每个隔间,都忠实呈现。在17世纪的欧洲,娃娃屋除了是贵族与富裕阶层表达财力与权力的象徵之外,同时也是给年轻女孩学习安排未来想要的居家生活的教育工具。在现实生活中任何一处都使不上力的妮拉,成了微缩版布兰特宅邸的女主人。她开始向商家名录中找到的微物工艺师订购装饰娃娃屋的饰品,尝试着想要找到自己的价值。然而做梦也没想到的是,从不露面的工艺师送来的物件,却一一指向布兰特家每个成员不为人知的秘密,甚至预告了即将发生的大事,让妮拉毛骨悚然,「那个女人正在编织我的生命,但我看不到最后的结果。」不知名的工艺师成了操控娃娃屋的主人,而妮拉反而好像成了被操控的人偶。布兰特家是否逃不过命运的反噬?妮拉又将如何挣脱扭转命运?

就故事本身来说,交织着一连串秘密、谎言、背叛的《娃娃屋》,谜一般的微物工艺师究竟有何目的,妮拉将如何应对布兰特家即将到来的风暴,紧张悬疑的气氛将让读者忍不住想一口气看到最后的结局。但最过瘾的,莫过于作者成功的将17世纪在东印度公司贸易下的富庶城市风貌,以及各种巧夺天工的精緻微物模型,栩栩如生的搬到读者眼前。

对了,据说这个故事,是作者在荷兰参观博物馆里的娃娃屋时发现的灵感。但谁又说的準,这个故事不是被封存在娃娃屋里的、曾经的真实时光呢?

《娃娃屋》 from Readmoo电子书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亚洲|提供交流宣传|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(官网) 申博6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