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品会生活 >大清时代:竟有位中国人在《Nature》杂誌发表论文! >

小编推荐

大清时代:竟有位中国人在《Nature》杂誌发表论文!


2020-06-29


大清时代:竟有位中国人在《Nature》杂誌发表论文!

他半生潦倒,连秀才都不曾考取,终其一生备受歧视,却因为研究声学,成为第一个在国际顶级科技期刊《自然》(Nature)发表论文的中国学者。网络讲述他不仅如此,中国第一台蒸汽机、第一艘轮船、第一艘军舰、第一所教授科技知识的学校、第一场科学讲座、第一本科技期刊、第一份元素周期表……的诞生,都与他息息相关。他既是中国传统工匠的谢幕者,也是近代科技知识分子的开路人。他远远走在了闭关锁国、故步自封的晚清时代的前面。

他是徐寿

[1]

1818年,徐寿生于江苏无锡县桥社岗里村,据其好友华蘅芳之父华翼纶载:“(徐寿)曾祖讳士才,祖讳审法,父讳文标,世为望族。”父亲徐文标27岁便去世,其时徐寿仅5岁,母宋氏将其抚养成人,童年徐寿是“赖学精”,借口家塾教师水平差,经常逃学。10岁时,母亲将徐寿送到镇上读书,徐寿学习态度大变,走上“幼娴贴括,习举业”之路。在旧式的“童子举”中,他竟连个秀才都没考上。他痛觉学习八股文的无用。在这之后,他便毅然放弃了“应试教育”和科举当官的打算,开始通往“经世致用”之学——科学。他涉猎的科技範围极广,律吕(音乐)、几何、重学(力学)、矿产、汽机、医学、光学、电学,就没有一样是他不喜欢的。而这一次一时的放弃,换来他走向了人生的巅峰。他的志向一瞬间清楚无比:以经世致用之学,寻富国强民之路!

17岁时,徐寿的母亲去世。徐寿靠修理农具、乐器等维生。一次,他去县城修一架七弦琴,清代举人华翼纶旁观,颇有爱才之心,将徐寿邀至家中,介绍给正研习数学的大儿子华蘅芳,他和华蘅芳一见面就觉相见恨晚,二人都喜欢科学之道,茫茫大清朝,他终于有一个可以谈论科学技术的人了。

[2]

22岁时,徐寿在座右写下两铭,一为“不二色,不诳语,接人以诚”,一为“毋谈无稽之言,毋谈不经之语,毋谈星命风水,毋谈巫觋谶纬”。在他心中已经深埋下“科学”的种子,在当时闭关锁国的大清王朝,能学到的科学知识实在有限。

所以徐、华两人结伴,到处寻找“科技发烧友”,只要弄到一本科学书就互相传抄,学习新知识和互相交流。一次,徐华二人到上海寻书时,觅得一本新编译的西方近代科技书《博物新编》。这本书虽说是欧洲普通的科学常识书,但对比清朝的科技水平,徐寿彷彿穿越到了未来200年一般。得到这本书后,徐寿便立刻开始验证书中一些科学理论和实验。把水晶图章磨成三稜镜,用来观察光的折射和光分七色的问题。做了许多《博物新编》里还未有定论的实验,并得到了一些新的研究成果。他研读《博物新编》中关于现代蒸汽机的原理,甚至经常跑到西洋人的轮船上,探究造法。

大清时代:竟有位中国人在《Nature》杂誌发表论文!

托马斯·纽科门蒸汽机。蓝色部分代表水,粉红色部分代表蒸汽。(图片:wikimediaommons/Emoscopes,CCBY2.5)

在那个闭关锁国、民智不开的清朝,徐寿的“奇技”完全是异类,更是引来不少关注。正为洋务运动发愁的曾国藩,把徐寿等人聘到安庆机械所。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便是“自製轮船”。徐寿信心十足。就算没有任何进口零件(当然国产也没有),但徐寿自己本身就是个手艺人,像蒸汽机所有的零部件,他都能凭锉刀一个个锉出来。而擅长数学的华蘅芳,则在测算、绘图,配置动力等方面给予他帮助。就连他的儿子徐建寅也“屡出奇招”,帮忙解决了一个个难题。3个月后,中国人自製的第一台蒸汽机诞生。1964年,徐寿等人完全不假西方人之手,製造出了完全国产的“黄鹄号”蒸汽船。曾国藩对徐寿、华蘅芳等人讚不绝口道:“洋人之智巧,我中国人亦能为之!”后来他获得清同治帝御赐的“天下第一巧匠”。但是徐寿并不以为荣,反而是将这块牌匾收着,不以示人。因为在他看来,轮船早已在世界各地穿梭了近半世纪,大清还关门自称第一,洋人看了是笑话。

1867年徐寿被调往从事军工生产的江南製造总局。然而,他并不满足现阶段的只求技术,而不求科学原理的洋务派思想。一上任,他就依据民族的“刚需”,向曾国藩呈送了四项建议,分别为:一、开煤炼铁;二、自製大炮;三、操练轮船水师;四、翻译西书。

“惟声出于实体者正半相应,故将其全体半之,而其声仍与全体相应也。至于空积所出之声,则正半不应,故将同径之管半之,其声不与全体相应,而成九与四之比例。”这是1878年《格致彙编》第7卷上发表的《考证律吕说》一文,3年后,该文被译成英文,以《声学在中国》为题,被英国着名科学杂誌《自然》刊载。1881年3月10日《自然》杂誌称,该文通过实验推翻了着名物理学家,约翰·丁铎尔在《声学》中的定论,纠正了伯努利定律,被《自然》编辑赞为“非常出奇”。这是当时中国科学家在《自然》上发表的第一篇科学论文,也是唯一一篇。

大清时代:竟有位中国人在《Nature》杂誌发表论文!

《自然》杂誌1880~1881年彙编第23卷封面(图片:archive.org)

徐寿与徐建寅与西洋传教士合作,译出《汽机发轫》、《金石识别》、《运规约指》等,赢得专业人员的一致好评。见有成绩,曾国藩改口说:“该局员等殚精竭虑,创此宏观,实属着有成效。”请皇帝予以奖励,并正式成立翻译馆。

徐寿在翻译馆编译部分书籍,并与比自己小21岁的傅兰雅合作。傅兰雅是英国人,出身贫苦牧师家庭,少年时嚮往中国,被同学挖苦为“傅亲中”。傅兰雅参与翻译的西书多达“十之六七”,徐寿他们译书的过程是这样:傅兰雅把书中原意讲出来,继而是徐寿理解口述的内容,用适当的汉语表达出来。徐寿和傅兰雅等人于1874年在上海创建了格致书院。

这是中国第一所教授科学技术知识的场所,开设矿物、电务、测绘、工程、汽机、製造等课目。定期地举办科学讲座实验表演,为中国兴办近代科学教育起了良好的示範作用。在格致书院开办的同年,他就创办发行了中国第一种科学技术期刊一《格致彙编》,介绍了不少西方科学技术知识,对近代科学技术的传播起了重要作用。

我们现在学习的“化学元素表”,也是徐寿当时和傅兰雅合作翻译而成的,他们利用西文第一音节来造新字这个原则来命名,例如钠、钾、钙、镍等。徐寿採用的这种命名方法,被化学界接受一直沿用至今。

大清时代:竟有位中国人在《Nature》杂誌发表论文!

徐寿译着《化学鑒原》插图(图片:wikimediacommons)

1884年徐寿病逝在自己亲自创办的书院,而他离开之前,还为我们留下了他最珍贵的东西,他留下了一手培养的儿子徐建寅,替他在这条为国为民的道路上前行。后来,徐建寅成功研製出了硫酸,结束了中国近代硫酸靠进口的历史。

徐寿的儿子也因一次工厂意外事故去世。父子两代,俱为大义而生,亦为大义而死!他这一生,不图科举功名,不求显官厚禄,不做为己谋私的事情,只做利国利民的举动。这样呕心沥血、凛然大义的老人,值得我们所有中国人致敬!缅怀!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亚洲|提供交流宣传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9.9.5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申博现金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