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品会生活 >「我期待自我毁灭。活着是为了死」 >

小编推荐

「我期待自我毁灭。活着是为了死」


2020-06-11


「我期待自我毁灭。活着是为了死」

一九二五年一月十四日出生东京四谷区永住町的三岛由纪夫,原名平冈公威,是平冈家长男,祖父平冈定太郎,祖母夏子;父亲平冈梓,曾任农林省水产局长;母亲倭文重。三岛之后,另有妹妹美津子与弟弟千之二人。

三岛出生时,体重仅两千五百三十八公克,体质孱弱,生后四十九天,祖母以他的父母住在二楼抚养新生儿很危险当藉口,硬从襁褓中抢夺过去。是日,他便住进一间门窗始终关闭,空气瀰漫呛鼻药水味和老年人气息,婴儿床摆放在祖母病榻旁的房间,被养育照顾。

他的幼年和少年时代,让两个极端女人抚育长成,由于祖母过分溺爱,形成长大后倾向孤独、女性化的特质,加上祖母身体经常发病、时起家务争执,以及个人耽溺在童话故事的空想世界,他不认为社会的结构会比堆积木複杂,即使有朝一日成人,必须走进社会,也不认为会比童话世界还要光怪陆离。因为,他早已从祖母教养的「限定」中,渗透某种对愿望的绝望。

年少时期,喜欢穿搭母亲的衣服,脸上扑了薄薄白粉,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,扮演起在新宿剧场表演魔术的松旭斋天胜的角色,无所顾忌的进出祖母起居室;纵使访客在座,也不致引起任何骚动。这是三岛自恋式的角色扮演的开端。

一九三二年,三岛六岁,被祖母执意送进专供皇室贵族子弟就读的学习院初等科入学。十岁,竟能沉潜在文学创作的领域,发表散文〈春草抄・初等科时代的回忆〉,十三岁,又在学习院的《学习院辅仁会杂誌》发表处女短篇小说〈座禅的故事〉及〈酸模・秋彦儿时的回忆〉。

正是祖母用心培育,促使他得有机会接受歌舞伎和能剧的薰陶,长大后投身艺文创作、演出,从而与文学结下不解之缘,同时造就他古灵精怪,既狂傲又自卑的矛盾性格。

所有的矛盾,就如他出生大正末期,成长于昭和战乱时局,殁于四十五岁「救国妄念」的青壮鼎盛之年;情势迷乱,愈使他的文学创作,充满耀眼光芒,一如川端康成所言:「三岛君早熟的才华,使我感到炫惑,感到不忍。三岛君的新奇特异是难以理解的,正如对他本身,也是不容易理解的。也许有人不以为三岛君是背负许多创伤来完成他的作品,但也许有人已看出,他的作品,乃由累累的重伤中产生,这种冷酷的毒液,绝不是希望人去啜饮它,它具有一种强度,但却好比脆弱的人造花那样,也带着一盆好花那种活生生的姿态。」

天才也需要养成教育。三岛的成长教养,固然曾被束缚在两个具有偏执意识的女人身上;然而,成年后的文学创作,他所展现使人讚叹的作品,不也是来自这种奇异能量的驱动吗?

一九四六年,时年二十一的三岛,刚从战场遣返,加上妹妹美津子伤寒去世,他对生死有了真切体验,自此,藉由写作摆脱心中伤痛,逐渐透露消沉意识。纵观着作:《假面的告白》、《爱的饑渴》、《禁色》、《金阁寺》、《午后曳航》、 《春之雪》、《奔马》、《晓之寺》、《天人五衰》、《繁花盛开的森林》、《潮骚》等,对凄绝的美和死亡的觉悟,恰如评论家村松刚所说:「三岛的每一部小说都是一场绚烂豪华的梦。」

他运用文学支持他对死亡美学正常化、合理化的态度,创作无数脍炙人口的作品,这种看似单纯的小说写作,确实经过巧妙设计,他对灭绝美学的信念如同被某种恶性病毒入侵,最后连自己都深陷「我期待自我毁灭。活着是为了死,经过短暂的生之涯,我衷心盼望那一刻早日到来。」

如此看来,着重「灭绝为美」的三岛,小说中貌美的年轻男子,大都命途乖舛,不得好生好死。《假面的告白》的近江、《禁色》的悠一、《午后曳航》的龙二、《丰饶之海》四部曲的松枝清显、本多繁邦、饭沼勋、安永透;甚至,为了摆脱美的羁绊、对美的诅咒,就连「美得惊人」的《金阁寺》也遭患有口吃的僧侣引火焚燬,唯独《潮骚》的新治,幸运逃过被死神临幸的命运。

三岛文学,集浪漫、唯美与古典于一身,尤其对男性肉体崇拜的极致描写,为各方公认。在男体美学追寻上,三岛着力于深层心理的挖掘,试图从隐晦的颓唐中探索人性假面。据悉,《金阁寺》付梓前,评论家中村光夫曾向三岛建议:「我认为删去第十章火烧金阁寺的场景,好不好?」三岛回答:「但是,做爱到了一半却中断,对身体是有害的啊!」

美的灵魂在《金阁寺》被三岛扰乱了,他创造美,栖息美,毁灭美,心中的美尽是灭绝;他用华丽的文字,截取贵气之美、绝对之美,最后仍不免以死绝尽。执拗追逐灭亡幻影的人,三岛的作品是死亡美学相互迭兴的精粹,更是他文学创作的根本。

金阁寺原名鹿苑寺,一三九四年由室町幕府将军足利义满建造,模拟极乐世界的想像构图,採行净土庭园形式设计,金箔楼阁坐落镜湖池畔;镜湖池为佛经预言的七宝莲池,池中各色奇岩象徵九山八海。夕阳下,璀灿的楼阁倒映碧澄池水,迷濛水影衬照衣笠山色及满园扶疏花木,美不胜收,因此誉称「金阁」。

一九五○年七月二十日,一位就读大谷大学,韩国籍的见习僧人林承贤引火自焚,金阁寺烧燬,大殿供奉的国宝、足利义满雕像一併化为灰烬。金阁遭焚燬震撼日本,不久,三岛的同名小说《金阁寺》、水上勉的《五番町夕雾楼》相继以这则新闻为题材,写作成书。

《金阁寺》为三岛创作中期的代表作,全文发表于一九五六年《新潮》杂誌,后由「新潮文库」出版,次年荣获第八回读卖文学奖;三岛在自述中说:「这部作品『完全利用了自己的气质』,成功地『昇华了思想』。」由是,阅读《金阁寺》不由得令人对作者在文字中表露近代知性、传统的日本美学,所彰显的典雅、曼妙的文笔所传达的艺术境界,讚佩不已。

评论家奥野健男讚赏《金阁寺》是集三岛美学大成,最高水準的文学作品。

《金阁寺》能在世界文坛闪烁光芒,除了作者以巧思布局纵火者烧燬金阁的行为,构筑「瞬间即永恆之美」的信仰,三岛华丽的文字建构的文学堂奥,更是这部小说经过半个世纪后,仍为读者爱不释手的主要原因。

相较于这本与美同拥盛名的书引起世人注目,金阁寺则是旅游京都最具象徵性的文学地景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亚洲|提供交流宣传|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人巴黎人app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威廉立博365